陳Sir揚言(第1465期)
  廣州火車站四十大壽。人生四十不惑,而廣州火車站卻正好相反,四十而惑。正在升級改造的廣州站應不應該推倒重建?未來應如何定位?都是這座有著40年曆史的火車站所面臨的疑問。
  火車站幾乎是每一個城市裡最牽動人心的地方,離別、重逢、出發、回家。在飛機票價平民化之前,火車就是一個城市的全部出發和到達。至於公路汽車,在沒有高速公路的年代,汽車是跑不遠的,比如從廣州到汕頭要跑兩天,中間還要在惠州過夜。那個時代離我們很遠了,小朋友聽起來都不相信。那時候坐飛機是極其奢侈的事,能夠坐趟火車也不容易。我小時候很多廣州人為了坐火車就特意到佛山去。那時候去佛山要坐船到石圍塘,然後在石圍塘再轉綠皮火車,到了佛山再坐幾分錢的公共汽車就可以到祖廟了。
  廣州火車站原來在白雲路,所以人們習慣把現在的廣州站叫成東站,而現在坐和諧號的那個東站,那時還是農村。廣州東站留給我最深刻的記憶是我帶著兩個妹妹在紅旗的海洋中把母親送上了去幹校的火車。火車開動的那一刻,站臺上的孩子們哭聲震天。那是不堪迴首的歲月。現在的廣州火車站建成之後,在廣州還是個挺高大上的建築。去火車站接人送人、出差,挺平常的事情。那時還有站台票賣。買了站台票就可以進到站台,把人送進車廂後放好行李繼續道別聊天,直到廣播響了才下車站在安全線外,目送長長的一列火車緩緩離開站台,向遠方開去。挺有詩意的。
  廣州火車站真正成為傳奇是“東南西北中,發財到廣東”的口號響徹神州的時刻。不知有多少人跟老鄉借個幾十塊錢買張火車票,就從遙遠的鄉村來到廣州。火車站是他們新生活的第一站。有的馬上在火車站就找到了工作,有的則在火車站當流浪漢,有的剛下車就給人騙光了所有的錢和行李,有的在火車站對面的天橋底下睡覺結果被一個盒飯招去當了小偷……火車站周邊則成了詐騙和犯罪的天堂,當時有句話說,誰搞得定廣州火車站的治安,誰就可以當中國的副總理。話是有點兒玩笑成分,但是足見那裡治安問題之巨大和複雜。
  廣州火車站在我的新聞職業生涯中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2008年春節前夕。因為冰災幾十萬人黑壓壓的一片一片地滯留,在刺骨的寒風冷雨中站著靠著絕望地看著似乎永遠不會亮起來的巨大屏幕,黑色。黑色。黑色。不知道火車什麼時候能來,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離開。一有風吹草動,人群就絕望地涌動,從東邊挪到西邊,從南邊涌向北邊,然後再度涌動,再度靜止。我天天在火車站廣場拍片採訪。每天一條專題新聞片。為此還背了一次嚴厲批評,一邊寫檢討一邊繼續採訪,專題片繼續每天出街。後來冰雪消融,我被廣州市政府評為抗冰災先進個人。我說這次我不謙讓了,因為那個批評實在太厲害,我要留下一份好的個人檔案。
  現在的廣州火車站,再也不是那個想進去就可以進去喝茶吃飯哪怕是不坐火車也能進去的火車站了,站台更加不是花幾毛錢買張薄薄的站台票就能進去的站台了。升級改造後的火車站不能把我們帶回到過去,卻應該可以給我們帶來更加美好的鐵路旅行的記憶。印象中火車站都很亂。亂得讓人停不住趕路的腳步,只想速速離開。其實每個城市都有權要求屬於自己的火車站成為美好的地方,而不僅僅滿足於火車站大樓的門面是一張靚臉。□陳揚  (原標題:火車站不只是一張臉)
創作者介紹

蒙嘉慧

rxvrad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